二进制

【R76】YOU ARE NOT GONNA KILL ME

士兵76的身影在阴暗的巷子间飞驰掠过,衣服夹层里藏着一份刚刚拿到的档案,这意味着自己或许将离当年的真相更进一步。

夜晚的国王大道不似它的白天那样光明和纯粹,到处都是路灯所不能抵达的黑暗,地上有坑坑洼洼的水渍,小巷的墙上是各种海报和通告,朦胧的路灯下还能看到大片下流粗俗的涂鸦遍布在人烟稀少的角落。

士兵76的身影就在黑暗和光亮之间潜行,战靴上沾满泥泞和水渍。他努力平复呼吸,希望能尽快离开这里,回到自己的安全屋。小半个小时前的战斗确实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,几十架智械被他打成了一堆破铜烂铁,零零散散的散落在目标点周围。

虽然如此,士兵76看着自己抓着步枪隐隐发颤的手还是忍不住感慨岁月不饶人啊!而那些被埋葬的记忆又悄然回来,这些记忆无疑成了他新生后最牢固的诅咒,讽刺着自己的过去就是一个笑话。

想到过去的种种,士兵76最终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。

可声音还未传及到巷道的角落,一只利爪就将自己的头狠狠撞向旁边的墙,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,一瞬间士兵76感到天地颠倒,脑袋充斥着疼痛和嗡嗡的响声。巨大的冲击使战术目镜出现裂痕,而被战术目镜棱角刮出的伤口汩汩流着鲜血,一下模糊了他的视线。

眩晕中目镜和面具被利爪抓下,扔到脚边,一只铁灰色的鞋子毫不留情的踩了上去并将它们碾碎。一个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“好久不见,老朋友。”

在被攻击的一瞬间,士兵76就猜到了是死神,除了他还有谁能这样毫无声息的靠近别人。而且不用想也知道,他一定是来报上次的仇的。就在数月前,为了抢夺同一份资料,士兵76在死神的身后开了战术目镜,三颗子弹,一颗留在他的肩膀一颗留在腹部,还有一颗打在腿上。趁着死神晕厥恢复伤口时,他又毫不留情拿走了对方风衣里的资料夹。

现在,士兵76被压制在死神和墙壁之间,动弹不得,而死神的体温甚至比墙壁还要冷上几分,这让他有些不自在。不过,纵使士兵76有数十种方法应对这种被压制的姿势,但他却很确信没有一种会起作用,因为压制着他的正是加布里莱耶斯,他们之间知根知底,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招式都曾对练过无数遍,当年毫无保留的两人势必没有想过数年后会反目成仇。

无可奈何之下,士兵76只能朝地上发射了一枚螺旋飞弹,巨大的冲击波将自己和身后的人震开。但苦于自己右腿被冲击波震伤,只能一瘸一拐的和对方拉开距离,这对于擅长中远距离射击的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。而死神的身影就在黑暗中不断闪现和隐蔽,慢慢向自己靠近……

砰砰砰三声,伴随声音而来的是一股剧痛,血液透过衣服从肩膀腹部还有腿上溢出,被击中的位置恰恰是数月前他留给死神枪伤的位置。

失血和疼痛让士兵76的神智模糊,他摔在地上,血液在地板上蔓延开来,他感到一只冰冷的利爪在他的夹克里搜寻着什么,他抬起手向阻止对方拿走档案。

“别……”,话还没说完,他就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等他醒来已经是清晨了,阳光洒满国王大道,这些曾经阴翳而不可见的角落又重新布满光明,街头巷尾还能看见零星的麻雀在觅食。

士兵76只觉得有点头疼,却没有想象中枪伤的剧痛,他抬起头环顾周围只看到脚边摆放着一瓶已经用过的生物立场罐。他站起身,捡起生物立罐场然后掏了掏怀里,发现资料果然已经不在了。

他盯着手里用完的生物立场罐良久,最后叹了一口气,叹气声久久回荡在阳光遍布的国王大道的巷子里。

他不禁想到,你是杀不了我的,加布里,正如我杀不了你。



士兵76走后,巷子又恢复了平静,就像不曾有人造访过。